2015数据可视化金奖当手绘遇上数据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3-01 11:07:28

策划:米格机

编辑:璐璐畅

编译:焦剑 丁雪 席雄芬 黄念


大数据文摘计划打造高质量的可视化学习讨论群,希望保持分享者:学习者比例为1:1,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报名参加。


导读:

伦敦时间12月2日晚,2015年“信息之美”奖揭晓,作品《亲爱的数据(dear data)》用手绘的方式呈现了日常生活中的数据可视化,获得了数据可视化项目金奖。


来自纽约的Giorgia和来自伦敦的Stefanie共同完成了这项耗时1年的项目。虽然分居两个不同的大洲,两位姑娘却有不少共同点:都从事着和数据打交道的工作,也都对手绘有着深沉的爱。她们于是决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让对方了解自己:每周用数据记录个人行为并可视化呈现,手绘到一张明信片上寄给对方。两人用近乎苛刻的方式记录并展示了49周各自的生活行为数据,包括一周看镜子的时间、一周身体接触、一周穿衣搭配等。


大数据文摘精选了四个部分很有趣的话题,编译并将其呈现给各位读者,看看手绘与生活会与数据可视化发生怎样的碰撞。


先花几分钟看看作者获奖及作品展示的视频,或者直接跳到文摘为您精选的内容!




第一周

一周时钟

A week of clocks


滴答的时钟刻录着清浅的岁月,却不会停下来等着我们思考。两位作者在第一周选择记录下各自一周每天看时间的频率、理由、方式,这也许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Giorgia Part






如何阅读明信片:

在week1_A2的卡片中,符号,不同的符号和属性代表了我为什么看时间以及以什么方式看时间。


符号含义:


属性含义:



数据采集:

在数据收集时,我意识到我们看时钟的次数是如此的频繁,而基于某种目的(比如我们真正需要知道时间)看时钟的次数是如此的少。


我用小记事本来记录数据,但是我也拍了许多我的iphone屏幕照片,记录下时间(我发短信给Stef,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可允许的)。




数据绘制:

当然,数据绘制真是虐心的过程!因为这是第一周,我思索了很多视觉模型,也浪费了大量的明信片,但是最后决定使用我的数据创作一些列字母表,组成一周时间的摩斯电码(Morse-Code)。


我还认为这是编制数据的很好方式,在某种程度上与“Dear Data”有关并且与Stefanie的明信片保持一致的颜色。


个人感受:

这是Dear Data的第一周,我是真心既兴奋又紧张:如何才能创作出与众不同的作品么?Stefanie会喜欢么?是的,我的小心脏简直怀揣了七八只小兔纸。


在本周结束时我如释重负松了口气,这还真是需要毅力与坚持的活儿。当绘制整理完数据后,我决定我不再带电子表,只是偶尔在必要的场合带它,因为这增加了我频繁看时间的次数,另外,当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时,我让他不要告诉我时间,只需要说“我们很好”。


Stefanie Part



如何阅读这张明信片:


数据采集

起初,Giorgia和我认为只需手工方式收集数据,但是事实证明这很难做到,于是,我们采用数字手段收集数据。我认为这是有意义的:该项目的重点是探索手绘数据表示的方式以及手绘方法带来的好处与问题。尽管我是轻微自虐狂,对数据收集方法有强迫症,我还是接受自动化与快捷的收集技术,这会节省我许多时间做其他有意的事情,比如享受生活。


当我看时间时,主要思考我通过什么类型的时钟来获取时间。



数据绘制

由于是第一张卡片,我尽可能多的思考我的设计思想,因为我不想Giorgia认为我的绘图是垃圾。我花了很长时间在卡片上,并且向我的丈夫抱怨“我画的什么鬼”。他的回答总是“一年之后你会画的更好。”


我说过,我喜欢这幅画的外观,但是很难读懂数据。所以,我还没有决定是否使用数据作为起始点,因为绘图的重点在于审美,或者使用故事讲述数据才是这些卡片的重点。也许这取决于我们每周使用的数据。



个人感受:

为了开始长达一年的项目,我选取了一个完美的开始日(9月1号),项目开始时我在希腊度假。因此,这周的主要回忆从凌晨4点在出租车上确认时间开始的,因为我们需要到雅典赶早班飞机回家。


我最喜欢的数据点轨迹是我走在大街上听到教堂钟声想起的时候。这真是时间要活生生地强加于你,但是我决定计入看时间的次数。


我第一次经历了“数据无效”:在周末的婚礼上,当海上午夜后徘徊在无尽的黑暗之中。醉酒后的数据真是很难收集。


第8周

手机沉迷

phone addiction


Georgia Part


每个圈圈代表了一个Giorgia沉迷于手机无法自拔的地点或情景。Giorgia用不同的符号分别代表了走路时、工作时、等待时、便便时、在沙发上、在床上、家里的其他地方、在咖啡馆/饭店/商店、在公交上等。圈外侧的符号则表示,与旁人一起沉迷手机(圈外侧不同数量的点则表示有多少个旁人)、使用别人的手机、将手机屏幕朝下不看手机、不变分类的情景(应该是Giorgia的小秘密)、或误以为手机再响等。由左向右,圈的直径逐渐降低,表示不同地点使用手机的频率也依次下降。


数据采集:

这周我详细记录了我每次检查我的iPhone时的情景、地点、所查看的内容以及使用手机时从事的其他工作。


是的,我要摆脱对iPhone的依赖(我猜大多数人也和我一样)。当我发现我能够戒掉“手机瘾”时候,我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但我也承认我感到了隐隐的焦虑。


数据绘图:

看到如此多条目的数据后,我所关心的是在我看手机和用手机做的事情之间是否有关联(建议看一看,确实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关联),所以我希望通过绘图把关联表现出来。



Stephanie Part



这是Stefanie一周沉迷手机的情况。她从左至右按照周一到周日的顺序用彩色折线表示她拿起手机做的事情。例如,工作、看地图、发信息、听音乐、看闹钟、发邮件、强迫症一样的看了一眼手机、查看社交媒体、做笔记、看看iPhone是否安全(这也是理由…)、为了看上去很忙、打发时间、拍照等。最后她惊奇的发现她这周用iPhone打电话的次数仅有可怜的4次。


Stefanie绘制了N张卡片,包括这张在内,她都不太满意。在绘图的比拼中,他与Giorgia互有胜负。


数据采集:

我仅仅记录是使我拿出手机的“罪魁祸首”。比如,我可能拿起电话来查看消息,然后检查电子邮件,twitter,自拍,又自拍,然后换个角度继续自拍,而后玩一个游戏,但即便如此:我仅仅记录我查看了信息。


我只记录我拿出手机使用时第一件事的数据。所以当我拿起手机看短信的时候,我先查收了邮件,twitter,自拍,又自拍,然后换个角度继续自拍,再玩下游戏。但是最终只有查看短信的那条数据算数。


这周我收集到大量的数据,但是并没有感觉这些数据像之前收集到的其他数据一样有趣或有意义。数字主题的数据与追踪人际交往中的那些温暖的或情感丰富的话题相比,让人感到空虚。


数据记忆:

在一段很短的时间内的数据是空缺的。这段时间内我乘联合航空的航班从伦敦飞往新斯科舍的哈利法克斯去,因为要在那的一个会议上演讲。可航班延误了。我确信我无数次的查看我手机上的时间,跑向下一个航班,并将行李丢在纽瓦克,手里拿着袜子和鞋子飞奔跑向安检。鬼才直到我到底看了多少次手机。总之,数据和我丢失的行李一样,再也找不到了。


数据绘图:

我发现这周的工作有点令人沮丧:我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尝试不同的,更“龙飞凤舞”的方法在速写本上勾勒数据可视化的样式。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如此的整洁。这并不是我预料到的。很容易看出那段绘图表示我正处于航班上,但是绘图所表达的是我那时正在使用iPhone听音乐。


我觉得我最近用费了好多彩色绘图笔,因为Giorgia喜欢用彩色绘图笔,而我喜欢她的卡片。然而,我不知道这是否适合我的风格,因为我喜欢用机械铅笔绘图或做注释(记住,是土豪的日本进口的自动铅笔)。Giorgia经常用钢笔绘图,所以彩色绘图笔理所应当是她所选择的工具,可能我只需要使用我感觉最舒服的工具绘图就好。



第21周

城市印象

A week of our cities


Giorgia Part



在不看任何地图的情况下,我开始画我的城市的示意图,像向陌生人描述一样,设置地理标记。

(1)路线:沿该城市的人移动的路线;

(2)边:边界和中断的连续性;

(3)区:具有共同特征的地区;

(4)节点:方向,如正方形和路口的战略重点;

(5)地标:方指示向的外标外,通常是一个在城市景观很容易识别的物理对象。


在这个一个星期里,我们没有跟踪任何日常活动,而是回顾我们的经验,并随后对其进行数据检索。


由于我们(对彼此来说)是外国人……我们决定在数据上告诉对方我们各自与所在城市的关系。


哦,天啊,太难了!


我从列举在纽约家里能想到的地方开始,这些地方意味着其有一定的重要性。我增加了一些日期,以定位其在我去年的精神时间表中的位置。然后,我开始在地图上将它们标记出来。


(对于记录,我频繁地更换城市。我几乎每次都感觉:现实生活在别处,而我则被困在一个不正确的地方。最后,在换了4个城市和9个公寓后,我在2012到了纽约。)


但是,我并不想做一个完美的我最喜欢场馆的地图:有人为之尖叫,或以另一种方式(表达其喜欢)。我想Stefanie知道我对城市的看法和印象。


在这里,我过去最喜欢的一本书为我打开了一扇门:Kevin Lynch的The Image of the City(城市意象)。


在这本书中,Lynch论述了人们如何通过心理图像的手段在城市环境中定位自己:结合在我们的大脑中产生的直觉和我们过去城市或地区经验的记忆,产生地图。


在这本书中,他比较了美国三个城市(波士顿、泽西城和洛杉矶),并着眼于人们如何在这些城市中定位自己。他请几个参与者按如下方式创建其所在城市的地图:“使之成为一个可以向陌生人快速描述的城市,并涵盖所有的主要特点。我们不指望一个准确的绘图,而只需要一个粗略的草图。”


Lynch有兴趣了解一个城市是很容易“意象”的。“意象”一词是一个他发明的术语,用于说明一个地方能很好地流连、精神上映射、经历、和易读的。其中,易读性手段延伸,以至于城市景观都可以被“阅读”。


Lynch认为这些精神地图包括五个元素:

(1)路线:沿该城市的人移动的路线;

(2)边:边界和中断的连续性;

(3)区:具有共同特征的地区;

(4)节点:方向,如正方形和路口的战略重点;

(5)地标:方指示向的外标外,通常是一个在城市景观很容易识别的物理对象。


这五个要素中,Lynch认为路径特别重要,因为其构成了城市的流动性。


我所在城市的印象

长话短说:我想把我的城市印象画下来给Stefanie。

我再次通读了他的著作,把他的主要观点在我的Dear Data笔记本上,以我自己的个人方式来处理。我花了一些时间看他在书中列举的例子,然后我开始第一次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到我的城市:没有关于我最喜欢的地方的完美地图,只有对我每天步行在纽约足迹的感知以及平凡的小遭遇和回忆。


有趣的是,我不是在纽约画这张明信片的,而是在意大利我父母那里。这是多么好的方式来真正的“想象”我脑海里的城市!


在不看任何地图的情况下,我开始画我的城市的示意图,像向陌生人(当然也包括向Stefanie)描述一样,设置地理标记。


我画了一个虚构的日常旅行:选择我可以记忆和回想的最有特色的元素,展示我会看到、听到和闻到的事件的序列。


每天早上,我从家里到工作地点要走过威廉斯堡大桥。每当Stefanie回纽约时,我们一起走过这座桥。我决定使用通常的粉红色无印良品笔来绘制我们一起走过的路径,也作为她得到我明信片的一个参考。我总是用粉红色无印良品笔来表示与Dear Data相关的东西。


结果是肯定不准确。哦,没有办法,距离是完全扭曲,但我感到非常满意:坐下来做这项工作,向我最喜欢的书之一致敬,并内在反映我与我生活的地方的关系。


我们与我们所居住地方的相互关系一直是我喜欢谈论的话题之一(毕竟,我有建筑师的背景!)。


我谈论纽约,我觉得我在这里一直都是这样的。这一周后,我觉得我有更多的话要说!


(上图)纽约!纽约!


最初想法


这完全不像我想象中那样的有效


新主意!”我对城市的印象”(参考Kevin Lynch)


边缘,节点,地标,路径和区域!


我的城市印象。



从一个适当的邮箱里张贴一次邮票!(意大利)


关于Stefanie的明信片

我爱伦敦。实际上,如果我必须离开纽约选择唯一的其它城市(实际上不会发生),我将选择住在伦敦。


看着Stefanie的明信片,我很想知道如果我熟悉任何她表示的地方该多好……我很想知道她和那些地方的关系。我想象她在伦敦的12年:她可能会在她的脑海里有一个伦敦的分层地图!


我成年后,从未在的任何城市生活过这么长时间,我对她所拥有的经验都很着迷!


Stefanie,我会很快来伦敦。


Stefanie Part


关于伦敦的一周

(1)画一个关于伦敦的形式图



(2)画伦敦重要的地点:商店、餐馆、酒吧、居住屋、公司等


3)重要的地点按主题归类:工作、生活、学习等


数据采集

我们决定创建一项对每个城市的调查,向人们解释“我们的”伦敦或纽约是怎样的。


我不知道对此应该收集怎样的数据。我没有经常定期去的酒吧或餐馆……我倾向于漂浮在城市的酒吧和餐馆,哪里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就去哪里,而不是在一个有永恒的最爱的地方(除了Brixton Market的Nour Cash & Carry,它是世界上最好的店)。


许多这样的地点对人们来说都是暂时性的。我已经在伦敦住了12年多了,我很难真正找出这个城市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地方。这主要是因为: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足够长的时间,伦敦逐渐开始改变:俱乐部关闭、餐馆和酒吧已经消失、街区的建筑都被拆除了,变成了公寓(古老的故事)……我本是来自像丹佛一样的小城,故而时常对大都市中的快速变化吃惊。


不论怎样,本周我想我会讲述我的伦敦故事。那就是:通过所在在这个城市的位置,聚焦我生活中的重要时刻,从而展现我的工作、生活、学习等情况。


数据存储

我将如何形象化数据和绘制卡片的主要焦点确定为:展示我在伦敦的记忆何等局限,主要集中在布里克斯顿和赫恩山(伦敦南部紧挨着的两个社区)。虽然我在伦敦东区生活很简单(作为一个设计师/创意者,我有义务住在东区,因为大家都知道艺术家应该住在时髦的东区)。我有一个可怕的共同居住的经验,12年前搬到了伦敦南部关系更近的朋友那里。那里是在Brixton和感觉像Railton路边的摇摇欲坠的共同居住房子,我感觉那是一个正确的地方。


目前,我不能在这个城市要求一个更好的地方:这一周的每天早上,我走出我的房子,走到Herne山,通过Railton路到Brixton,有效地走过我过去的每日提醒。


我走近开放的游泳池,那里前些时候举行通宵舞会。我和我丈夫的第一次约会是在那里。然后,在上述的Brixton的共同居住房子,我第一次见到我的丈夫和我一些最亲密的朋友。接着,在奇怪的的禁酒结束后,我和我的室友们经常在炎热的夏天走去买一瓶啤酒,因为我们总是身无分文(商店已经变成了公寓)。经过以前的酒吧和俱乐部(现在的商店),抹去过去的Brixton市场和Brixton娱乐中心以及大量的配音音响系统,使Rec的窗口抖动并回荡着回忆,再过马路就到了我的工作室。


因为我来自像丹佛这样一个新兴城市,我走过一条长长的街道时,惊奇地发现所有的分层社会记忆:经过在19世纪末被电力点燃的第一市场街(电力大街),以前是各种激进团体所在的老店面(现在变成了公寓),过去的曾蹲房子变成了住房合作社(有些还在那里,遗憾地被理事会驱逐),在上世纪80年代Brixton出现骚乱的场景,90年代街道所在的位置,然后过去的当代记忆,如每年夏天在Brixton过去的街道举行街头派对。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到另一个大陆去旅行,去寻找一个我真正感觉到家一样的地方。我为自己成为一个社会的一部分而感到很骄傲。我在伦敦所住的时间几乎和我在丹佛生活的时间一样长。我是在丹佛长大的。而且,我不能完全相信这个世界上一个城市随机的位置将是我所称之为家的最长的地方。


数据绘图

我创建了一个伦敦风格的地图,尽我眼睛之所能映射出令人难忘的位置。

尽管我没有一点笨拙的工作,我决定在这里与同事们一起工作。这样,你就可以看到全卡上很多胶涂抹痕迹……哦,很好。这增加了真实性,对吗?正如上星期提到的,我一直不知道如何在不同颜色的标记颜色标记,这意味着它很难区分不同的颜色。所以,我不知道如何用彩色纸做最好的工作,尽管我喜欢使用它。


(上图)标准地绘制图纸碎片,中途时不时地喝着咖啡……


然后,伦敦另一个阴天将其邮寄出!


关于Giorgia 的明信片

万岁!一张意大利邮票!


我惊讶Giorgia开始绘制她的房子和周围环境,它感觉很详细和精确,且没有错误。那时候,我感觉用铅笔画有点不精确和笨拙。也许,我需要再试着用钢笔来工作……


我也喜欢Giorgia添加的我曾经去过的地方。当我走到她工作地点时,我知道我们越过了Williamsburg大桥,然后我无知地迷失在了纽约。这幅地图帮助我重新更新了我最近去纽约旅行的记忆。


而且,我想我最喜欢的是,Giorgia和我都住在以城市为中心的直线路径生活:她的是Williamsburg大桥,我的则是Railton道,那是一条我上班经过的连接Herne山和Brixton的长长街道。


第45周

道歉

apologies


Georgia Part



明信片正面图的左边是Giorgia的道歉,右边是Giorgia接收他人的道歉。每一个“J”符号都代表一次道歉,Giorgia用不同的颜色区分了道歉原因。


玫红色:迟到深红色:没有时间/未能提供帮助灰色:烦扰/打扰/打断蓝色:粗鲁/不礼貌/严厉/吝啬正红色:犯错误橘色:犯相同的错误绿色:身体接触/不经意的碰触绿色:其他原因


每个树干代表着不同的道歉对象,从上到下依次为:男朋友、朋友、合作伙伴或客户、Stephanie和陌生人。每个树枝代表道歉的方式:从中心到远端依次为,当面道歉、通过电话或skype或通过短信和email。不同长短的“J”符号则代表道歉的必要性,符号越长说明事态越严重。“J”符号的变形代表使用不同的语言来道歉,J符号本身代表英语;加上划线代表使用意大利语;J符号上方加点代表意外撞到陌生人的随口的道歉(因为她正在iPhone上追踪自己的道歉)。


数据采集:

这周我留意并记录下自己说过的和我接收到的所有“对不起”。


数据绘图:

同时,我把道歉进行分级,表明我们根据不同的情景下道歉的必要性。我还附上了道歉的理由和对象以及道歉的方式(当面、短信或在通电话的过程中。)


通过“向他人道歉”和“我接收到的道歉”进行对比,我不敢相信!他人向我道歉的次数多过我向他人道歉的次数。我总以为我向他人道歉的次数会更多,可是数据证明我错了。



Stephanie Part


这是Stefanie一周道歉的情况。每个“橄榄树树枝”的颜色代表一种道歉的类型:做了错事、行为不当、没听清楚、做事拖延(为此到了太多的歉)、开玩笑、以及为自己发的飙给自己道歉。黑色标记代表没有必要的道歉,斜杠的数量代表道歉的次数。“树叶”上斜杠的颜色代表不同道歉的原因:调戏别人/乱开玩笑;准时和赴约问题;不做该做的事/做错事;烦扰别人;不小心撞到别人;沟通问题;打嗝(哈哈);情绪化;房间太乱;说太多话/爆粗口;在不合时宜的时候聊dear data。“树叶”的轮廓代表道歉的对象:丈夫、朋友、Giorgia、陌生人、工作室的朋友、通讯录中的联系人;服务人员。


数据收集:

我知道我已经道了太多的歉了。道歉成了没有安全感的完美主义者最常选择的武器,我也感觉我就没做对过事情。。然而,我从没意识道歉有这多不同的形式,来自自己这样一个“完美主义者”的道歉、“没有及时回复邮件”的道歉、或是“在街上不小心撞到别人”的道歉等等(甚至英伦范十足的“excuse me”或 “pardon me”)。


个人感受:

郁闷的是,本周的数据给Stefanie最大的思考是在她自己道歉的时候,是在生自己和自己犯的错误的气,并不是真的需要给别人一个道歉。让我更郁闷的是,一次一次的没必要的道歉破坏了自己的好心情,甚至在自己没错的时候陷自己于不理的情景。

另外,我尴尬的发现我常常因为烦扰到别人而道歉。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有时我道歉因为我让别人厌烦,好像我是个胡言乱语的人,本不应该站在那里。这种感觉总是出现,当我感到紧张或是“胡说综合征”附体时,我便开始向一些最无关紧要的事情道歉。



因为这周我在度假,绘图过程的图片我找不到了。可能是我根本就没拍?谁知道呢?这又证明了Giorgia比我更有条理。我用一张在拉脱维亚度假时拍到的猫猫来代替,不知道算不算数?


Dear Data 49周图片概览


想要了解更多请直接访问作品网站:http://www.dear-data.com/


编译团队简介



【限时干货下载】

2015/12/31前

2015年11月干货文件打包下载,请点击大数据文摘底部菜单:下载等--11月下载


大数据文摘精彩文章:

回复金融看【金融与商业】专栏历史期刊文章

回复可视化感受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回复安全 关于泄密、黑客、攻防的新鲜案例

回复算法 既涨知识又有趣的人和事

回复谷歌 看其在大数据领域的举措

回复院士 看众多院士如何讲大数据

回复隐私 看看在大数据时代还有多少隐私

回复医疗 查看医疗领域文章6篇

回复征信 大数据征信专题四篇

回复大国“大数据国家档案”之美国等12国

回复体育 大数据在网球、NBA等应用案例


长按指纹,即可关注“大数据文摘”


专注大数据,每日有分享

覆盖千万读者的WeMedia联盟成员之一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