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商挣的是什么钱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3-24 11:03:33

本文内容来源:铅笔经济研究社(ID:lkmitan)

作者:

“阅读补丁”经铅笔经济研究社授权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阅读补丁”不持任何特定立场。版权归作者及原媒体所有,若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阅读补丁”将会妥善处理。


本文共计2275字,建议阅读时间4分钟

老张是一个普通北京市民,住在市内。今天晚饭他打算做个烧茄子。下班以后,他来到菜市场熟识的菜贩那里,买了俩茄子,和小贩聊了几句,骂了几句不断上涨的菜价。

如果我们这是在拍纪录片,这时就可以给老张菜篮子里的茄子来个特写,然后,镜头忽地转向空中,来个俯瞰,接着,飞速掠过大地,来到茄子的原产地——山东某菜农的大棚。特写:一双手从地里摘下茄子。

茄子最终要被老张吃,现在,茄子摘下来了,怎么送到老张手里?

菜农可以捧着茄子出门,坐汽车,倒火车,再坐汽车,来到老张住的地方,找到老张,把茄子直接交给他。老张则把钱给菜农。

前几日,电视台讨论“农超对接”有没有用。一位专家郑重其事地指出: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显然,取消所有中间环节,菜农和老张直接玩两点一线,很符合这位专家的主张。

但这种主张太TMD的愚蠢了!菜农和老张这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无限长。这就是几何学和经济学的差异所在。

即使我们不考虑菜农来北京的交通费,有一个问题也是无解的:那个菜农怎么知道老张今晚要吃茄子?北京有两千多万人口,可吃的蔬菜有N种,再加上不同的时间,这三个参数可能的组合方式总量是个天文数字。准确地命中其中一个,概率比在撒哈拉沙漠里命中某粒沙子的概率还低。

那个菜农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个信息。再多的计算机、再勤勉的工作人员也完成不了这个任务。且让我把这个任务命名为X任务。

那么,菜农能知道什么?他能知道的是,这两天会有菜贩来村里收菜,也知道大致的价钱。

那个菜贩知道什么?那个菜贩知道蔬菜批发中心的价格,也知道什么菜比较好卖。他来到村里,要做的就是说服菜农以合适的价格把菜卖给他。对于最终消费者,这个菜贩和菜农一样,知之甚少。

谈妥以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菜。茄子来到了批发中心,等着各地批发商来选购。这些批发商知道什么?他们知道各自地区需要什么菜,什么价格可以卖出去。按照这个标准,他们在批发中心挑选合适的品种,讨价还价。

茄子被一个来自北京新发地的批发商看中了。凭他的经验,这个价格的茄子,加上他的成本,在北京卖的出去。他出手购买了。

然后,茄子坐上了大卡车,轰隆隆地来到北京新发地。到了以后,一帮菜贩围上来看货。批发商无须直接了解消费者,他很忙,转天还要去批发中心上货,他只要知道这些菜贩需要什么就够了。

菜贩知道什么?他们知道各自经营范围内消费者愿意买什么菜,可以接受的菜价是多少。消费者需要的,可以卖的出去的,他就采购,否则,他就不买。

菜贩买,或者不买,就告诉了大批发商,下次去批发基地上什么货,上多少。

菜贩买好了菜,装上他的电动三轮车,分别去往他们各自的集贸市场,在那里等待消费者。他不能准确知道到底会有谁来,买什么,买多少,但毕竟在这里干了好几年了,大致估计也差不多。即使略有偏差,调调价格也就都出手了。

下午,老张来到了菜市场,看中了两个茄子,买走了,过一会儿,这两个茄子就会下老张家的油锅了。

几何学上讲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经济学却告诉我们,两点之间,迂回曲折比直接好得多。因为只有通过迂回曲折,才能把原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X任务化为可完成的几个生意。

老张要买茄子,菜农有茄子可以出售,这两条信息,通过各个环节的中间商,变身为各种其他信息方式,传递汇集,最终聚合在一起。他们中的许多人,并不认识,也无须认识,但这丝毫也不妨碍他们帮助老张和菜农这两个相距千里的人完成交易。

老张和菜农没有那位“几何”专家那么蠢,他们从来也不想玩直线。老张不打算为了两个茄子跑到山东去。菜农也没有失心疯到要跑到北京来送货上门——送货给谁啊?

他们选择中间商,不是有钱没处花,养活几个中间商玩,也不是被中间商欺压,没办法,他们选择中间商,是为了省钱,现有技术条件下,这是他们顺利达成交易的成本最低解决方案。

前面说了,X任务由于所需要的信息量太过巨大,根本不可能完成。实际上,涉及的问题还不是计算量大小那么简单,还涉及人的随心变化和风险。

或许老张走进菜市场时还没决定晚上吃什么。看到什么菜好,他就买什么,当天晚上就吃什么。这种情况很常见。那个菜农,就算失心疯,跑到北京来送菜,见到了老张,却被告知他还没想好晚上吃什么。估计那个菜农会气急败坏,和老张拼命的。

在老张和菜农之间传递信息,看似简单,一个电话就可以了。但别忘了两千多万人口、N种蔬菜、N多天的时间、随时变化的需求。这些条件加进去,一个简单的事情就变成不可能完成的X任务了。

唯一的办法——唯一的,就是把X任务划分成几个交易环节,分别交由不同的人去完成。这种划分也不是人为的,而是自然形成的。各个环节的商人,用自己的经验和资金一级级地传递信息,并承担相应的风险。如果经验不足,情况有变,他们将遭受损失,但反过来,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将获利。

老张和菜农交易,不管用什么形式,总要支付一定的成本。现有的商业模式,看似复杂,其实正是这种复杂,才有效,才能把成本降到最低。并且,虽然降到最低,各个参与者仍然有利可图。这就是市场经济的伟大和神奇所在。

那些闭门造车,幻想直接交易、农超对接、取消中间商的人,完全不明白在一个亿万人的社会中商业所发挥的决定性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他们只看到商业运转所消耗的费用,但没有看到商业给人们节省了更大的费用。商业利润实际上正来自于这种节省下来的费用。

而且,就像水往低处流一样,市场也总是随时随地地寻找降低成本的办法,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管理技术,总是很快被用到商业中,帮助人们降低交易的费用。

不懂商业的人,下车伊始,指手画脚,说这个环节多余,那个环节浪费,只能让识者耻笑。如果这些人是蛮横的官员,不但指手画脚,还要对市场动手动脚,商人和消费者就有麻烦了。

插图来源:互联网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版编排:后二楼

关注教育和思想碰撞,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中间商挣的是什么钱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