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虚城之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11-24 10:00:00

如果喜欢我们的文字,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是读





对这座城的记忆很多,譬如父亲周末爱去钓鱼的北河。那时宽阔的河面像湖,父亲在大竹竿上面绑上大铁钩,先捉几个蛤蟆挂上蛤蟆腿钓zhong鱼(黑鱼),鲇鱼,小点的鱼父亲是不屑钓的,往往去一天钓六七条大鱼,放在洗衣盆里还得露出尾巴来。我和弟弟则在河边捉蜗蜗,就是河里那种鸡蛋大的田螺,捉来放罐头瓶里养着,死了就喂鸡。河边大片的杨树,有时河水浸过树根,还在这水里看到死了的乌龟。离北河不远的是这座城的另一古物——古城。古城在一中院内,我们只有在开县运动会时做为学校的拉拉队才有资格进入。花环队,花束队,腰鼓队……我们排着队喊着“加强体育锻炼,增强人民体质”的口号,做着规定动作进入一中运动场。比赛对我们没兴趣,在看台上坐会儿就坐不住了,以上厕所的名义爬上古城墙,城墙就是一高大的土坡,上面长满低矮的灌木,在城墙上环顾四周,北河尽收眼底。城墙侧面还有若干洞口,我从来不敢进入,因为传说里面有蛇、还有人的枯骨等,总之它带给我的就是神秘与可怕。



在这个城里我们小学生的学校有两个,第一个是在广播电视局北边,那里只收幼儿班和一年级的学生;第二个在电影院南边,收二至六年级学生。我从上学开始父母就没接送过,他们上班,都没空。上学有两条路,一条从南往西走,一条从北往西走。南边那条路近些,穿过一片农村的平房,家家后院门口垛满麦垛,我们家属院的孩子们如果搭上伴一边走一边藏猫猫,躲在胡同里,躲在麦垛边,边走边玩。有时也淘气敲敲别人家的后门,门开了,我们躲起来,又被发现,挨顿说,哈哈笑着疯跑开了。收麦子时从路边的麦垛里抽一根麦穗搓去皮放一把在嘴里咀嚼,一边走一边吃,蹦蹦跳跳好不快乐。南边有条东西向的小河,河边栽着一排柳树,春天我们撸一把柳芽塞满嘴,满嘴被染成黄绿色;冬天河水冻冰了滑着冰去上学,有时冰踩塌了浸湿了鞋子也不敢跟家说,却不长记性还去滑冰。

从北边上学虽然远些但也有乐趣。北边往西去是条大街。大街上混合着各种味道。先是家门口的下水道味,我喜欢踩在下水道的水泥板上,水泥板有些已经残破缺囗,从缺口处可见水哗哗地流,水里长满青苔。下水道两边有小的鹅卵石,我们家属院的小红姐说这种石头里会有像和尚的,谁捡到谁就有福气,那时我深信不疑,在有下水道的这段路上我总爱用脚踢踢低头找找带和尚的小石头,但一次也没找到过。在夏天的晚上我们也在这里的树下找蝉蜕,或者在墙上捉蚂蚱。在路灯的照射下墙上爬着的蚂蚱一览无遗,但蚂蚱也是壁虎与老蚧的最爱。我最害怕壁虎与老蚧这两种东西,但又敌不过玩耍的兴趣,一招乎就跑了。于是在路灯下就看到我们几个小孩和肥大的壁虎与有圆滚滚肚子的老蚧争抢蚂蚱的情景。

过了三角地就是商店,南边一个北边一个,南边的叫商场,北边的叫小楼。商场只有一层,但是由并排东西贯通的两间房组成的。商场东边那间主要卖吃的,比如我爱吃的糖豆,一毛钱能买一大把,五颜六色,用草纸包了吃上半天好甜蜜。西那间卖文具杂货,有时我在这里会买个笔呀本呀跳绳啥的,东西很好,正宗国货精品。北边的小楼有个我认识的嫂子,就是我邻居大妈的大儿媳妇。小时候喜欢来小楼不是因为买东西,这里的东西我买不起也不需要,我来是因为一是这里有各种点心的香甜的味道;二是觉得上楼好玩,那时楼真的很少,小孩子又精力过剩,非得在楼梯上跑一跑才过瘾;三是能满足我的一个爱好。一进楼就看到在东侧摆着各种饼干,有一种印着向日葵的大饼干真抢眼,它圆圆大大的看着就让人眼馋,但我妈是不给我买的,她们单位就批发各种食品,包括饼干,有时她们那里快过期的或受潮的饼干买一大堆,但她从来没给我们买过这种样子的饼干,后来一直想念,却没吃到过。上了二楼是卖五金的地方,嫂子在这里卖货,我一来嫂子就会给我拿出一堆盒子,各种各样。我喜欢收集盒子,拿盒子当铅笔盒是我们小时候很流行的,我有买的铅笔盒也不爱用,就喜欢用纸盒子,没办法。后来我妈打扫卫生时发现了我的一堆纸盒,狠狠批评了我一顿,主要是埋怨我去跟我嫂子要了,后来我就真不敢去了。


父亲他们单位经常发电影票,他用一张票带我们姐俩去看。吃完晚饭,华灯初上,广播响起,一路上父亲骑着自行车前头驮着弟弟后头驮着我,爷仨听着广播高高兴兴去看电影。电影院的宣传海报很醒目,我早知道最近放什么电影了,有时放学时我会在电影院的橱窗旁逗遛一会儿,里面是近期电影梗概,有图并配文,就当看小人书。电影院里面很大,分A区和B区,一排排木质的椅子。我们姐俩偎依在父亲身边看的津津有味。

要是到了赶集的日子基本上全城都是集市。我家北边直到三角地是卖五金的,商场那边卖吃的,再往西卖衣服百货,学校那里卖木材,在我家西南还有卖农产品的,一车车萝卜白菜,混合着牛马粪味,真热闹。我爱吃集上卖的一种食品,叫兔子粪还是什么的,就是爆花用红糖沾了切成长方形,又香又粘牙又好吃。京东肉饼,四部香肠,门口饭店的饺子都是我的最爱。

不知道现在小城还剩下些什么,也许只有我对这座小城的虚无的悠远的记忆了吧。

 




是读原创文字,图片来源于网络,不做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作者简介

皮皮侠:是读自由撰稿人。1977年生人,爱好美食,热爱生活。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