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李叔同,他精通音乐、美术…最终却皈依佛门成为弘一法师.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28 04:39:51


在中国百年的文化史中,

李叔同是公认的通才和奇才。

他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

最早将油画、钢琴、话剧引入中国,

擅长书法、诗词、丹青、音律、金石,

是整个学术界神一般的存在。

直到多年后,朴树在翻唱《送别》时说:

如果这是我写出来的歌词,

让我当场死在这儿都可以…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他出身富贵人家,

风情、才华与万丈红尘齐高,

他有报国之心,亦在艺术道路上,

走出了千万人难以走出的幽境。

然而,就在38岁那年,

他毅然斩断红尘,行舟渡河,

来到了孤独深寂的佛门之中,

从此再也不过问凡尘。


01


1880年10月23日,

李叔同生于天津故居李宅。

因为庶出,5岁丧父后,

在家中的地位就不同于昨日。

大约从这时起,内心敏锐的李叔同,

就深深感到一种人生的孤零。

加之家族教育极其严苛,令其更加敏感。

那时,家中有好些个佛教徒,

他小小年纪跟着念诵《大悲咒》,

在心中埋下了佛根。


李家家学甚厚,

他8岁读四书五经,学书法、金石,

13岁习训诂、攻历朝书法,便有名气。

15岁那年,便一口吟诵出,

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

可见在少年李叔同的心中,

已有了对人世繁华苍凉的思考,

其早熟之心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从那时起,他对“正学”已不大热心,

对唱戏产生了浓烈的兴趣,常去戏园,

不但听,还亲自登台演唱。

彼时,他颇为欣赏伶人杨翠喜,

天天给她捧场,夜间送其回家。

这段少年之恋,或许是他的情窦初开。

然而杨翠喜后来被卖入官家,

几经周折,又嫁做商人妇。

李叔同的痴情,化作一片惆怅。

那份人世的凄零感,又平添几许。


18岁时,母亲为他做主,

聘娶经营茶叶生意的俞家之女。

但对于这个女子,他毫无感情。

哥哥从家产中拨出30万元供其置家,

那是多么巨大的一笔财富啊。

拿到这笔钱,李叔同多半用于艺术,

首先就给自己买了一架昂贵的钢琴。

那时的他,早已饱读诗书,

在情感得不到慰藉时,便心向文艺,

大量接触了当时的西方艺术。


回看他20岁的诗文,写道:

间尝审时度世,

窃叹我中国以仁厚之朝,

而出洋之臣,何竟独无一人,

能体君心而善达君意者乎…



02


20岁时,他迁居好友,

许幻园家“城南草堂”,

与袁希濂、许幻园、蔡小香、

张小楼结金兰之谊,

号称“天涯五友”,极具纨绔之风。

整日的纵情声色,可以说让他,

感受到了一般人难以感受的人世繁华,

凡尘俗世里的那些荒唐、绚烂、黯败,

一并揉在一起,被他吞下。



这时,他锋芒毕露的才华,

已经引来了社会上的众多目光。

他本是南洋公学经济科的学生,

为了支持学潮运动,主动退学,

创立新学组织“沪学会”,

开设演讲讲习班,组织学生新剧。

还将《诗经》等古文填词在西洋音乐里,

成为流传广泛的歌曲。


就在这年少意气,

滚滚红尘路上倍感踟蹰时,

25岁的李叔同又遭遇变故:

年仅46岁的生母辞世。

而在颓丧之际,他看遍中国乱象,

深觉启蒙才是真正的救国之路,

唯有艺术才能开启民智。

在人生的反思中,他选择了留学,

去日本专攻美术,辅修音乐。


在日本时留影

自画像


在日本读书时,

李叔同十分勤勉,惜时如金。

除了约定时间,绝不会客。


他在音乐、美术上精研日深。

他精通西洋乐器,画一手漂亮油画,

连当地媒体听说他,也要登门采访。


油画画作


除了绘画和音乐,

他对戏剧也产生了激情。

在日本“新派剧”的影响下,

他和曾孝谷成立了戏剧社团“春柳社”,

第一次公演《茶花女》,轰动一时。


在日期间,他还专门雇日本女子做模特,

随后与她产生感情,结为夫妇。

他留存后世的唯一人体作品《出浴》,

画的就是这位妙龄女子。

此外,他还自编音乐杂志,

传播西方乐理,推广作曲方法。


《茶花女》扮相

据说为其妻做画《出浴》


03


1911年4月,

李叔同学成回国,

到高等工业学院任图画教员。

次年,中华民国成立,

他到上海任《太平洋报》文艺版主编,

并在城东女学教授文学和音乐。

这时他深刻认识到美育的重要性,

觉得只有用艺术之美,

才能改造国民,革除旧封建的糟粕。

他要的不是将艺术作为政治工具,

而是让艺术本身的光芒,

来唤醒人们心中的人性乃至神性。



叔同教学生,没有学生不尊敬,

他有人格做背景,犹如佛菩萨有光,

学生看了,打心底里敬畏,

就是不提醒,学生也自会用功。


丰子恺


在浙江一师6年,

李叔同先后开设素描、油画、

水彩、西洋美术史、作曲、写生,

第一个让学生们画裸体模特,

带学生在艺术中遨游徜徉。

在他的悉心培养下,

中国有了一批音乐美术领域的人才,

最广为人知的,就是漫画家丰子恺。

因为发现丰子恺天赋过人,

他对这个学生极尽爱护。

丰子恺画作


想做一个好的文艺家,

先要学会如何做一个好人。

一个文艺家没有器量和见识,

无论技艺如何精湛,皆不足道。


《护生画集》


另一位学生刘志平,

留学日本时经济十分困难。

当时李叔同已有遁世之意,

为了资助这位学生,

薪金微薄的他每月坚持寄钱,

不求其偿还,并叮嘱不可告诉他人,

直至刘志平学成才停止资助。

为此,他甚至推迟出家时间半年之久。

弘一法师禅画

抗战时期,

刘志平冒着生命危险,

冲破日本人重重封锁,

将它们安全运出上海,

即便是摆摊糊口,也绝不出售。

孔祥熙得知此事,曾花重金收买,

被他断然拒绝。十年内乱时期,

他差点被打死,也要保住恩师的墨宝。

直到2000年,其子刘雪阳,

将他用性命保存的159件作品捐给政府,

这才留住了中华文化的瑰宝。


弘一法师书法


无论是丰子恺还是刘志平,

皆可看出李叔同的师表之风。

他坚信,美育不但可以通达艺术,

最主要的,是能够浸润灵魂,

让一个人拥有更高尚的人格。


04


教书那几年,

是李叔同一生之中,

最为充实的一段时光。


他写下了那首著名的《送别》,

从这其中,便不难窥见他当时的心境,

一句“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让飘零、无常跃然纸上。


杭州定慧寺速写


1915年的秋天,

他和夏丏尊闲聊时,

突然听闻了断食一事,

据说可以治疗疾病,更新身心。

夏丏尊没放在心上,他却听了进去,

第二年就去虎跑寺断食20天。


断食照


对于很多人而言,

他的决定实在太突然了。

1918年6月30日晚,

在处理完一些琐事之后,

李叔同便把丰子恺等学生叫来,

告诉他们说:“我要入山出家。


妻子在身后失声痛哭,他却头也不回。

此后24年间,再未与妻儿相见。


05


从此,世间再无李叔同,

剩下的只有弘一法师。

剃度之后,他苦心研习佛法,

钻研《四分律》和南山律,

花4年著成《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

自始至终,弘一法师以戒为师,

每日只吃两餐,过午不食。

他衣不过三,寒冬也只一件百衲衣,

一双僧鞋,穿了几十年。


林语堂说:“他是最有才华的天才,

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独立的人。

张爱玲说:“我从来不是高傲的人,

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外面,

我是如此谦卑。


1941年8月28日,

弘一法师口授遗嘱,

从容安排后事的每一个细节。

九月初三日晚八时整,

法师在经文佛号中圆寂,

过七之后,灵龛在承天寺化尽,

留下了一千八百多枚舍利。

圆寂之前,弘一法师留下绝笔,

那是至今令世人怅然的四个字:

悲欣交集。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这一生的哀愁,

或将继续流传下去。

前线君推荐这本书

一部随着他呼吸起伏

而获得生命温度的作品

《李叔同》


有一场0底价拍卖

艺术家信王军画了一百位

《民国先生》人物

0.3毫米自动铅笔

李叔同

点击阅读原文,一场《民国先生》拍卖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