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事②|笔之造化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6-03 15:06:02

02

有那么一阵曾迷上了画画。尽管高中时候粗略学过一阵素描,但自己知道在画画这件事上,自己是没什么天分的。虽然学过一点,但画的时候多数还是抱着玩的心理,因为即便到现在,还是搞不清那些比例,当然,人物线条也画的及其粗糙。


原作Inslee


虽然因为时间的关系,每日一画也只是持续了有三四个月的样子,但在那几个月当中,笔却是越买越多。
起先买了素描铅笔,之后相继买回家的有樱花的自动铅笔以及针管笔(起先以各种粗细来做人物勾线之用,后来却索性当成日常的笔来用了),吴竹的双头水彩笔(买的颜色相当丰富,因为颜色并不像国产笔那么锐利),以及marco72色的油性彩铅。之所以没有入手水彩,也是因为被学画画的朋友好一阵数落,说我走路还没有学会,便想开始学跑了。买笔这件事虽然收敛了不少,但是遇到好看的笔就一定要买的冲动却是直到今日,还不能停下来的。

我对文具的爱好,一向是那么偏执。总是停不下来的买买买,但真正使用起来的却寥寥无几。前些天收拾落灰的书架,居然还发现了10多个一次也没有写过的本子,还有多个买了没过新鲜劲,只写了开头几页的本子,尚不知如何安置。

marco的铅笔当成礼物送给了女儿,但其他的笔,嘴里却一直讲着舍不得,珍藏在自己的抽屉里。总还是想着也许有一天,会重新拿起画笔,继续歪歪扭扭的画下去。

这么想来,我对笔和本子的执着恐怕跟小时候的一件小事拖不了干系。

还很小的时候,父亲赌的很厉害。那个改革开放第一批下海经商,聪明精干的年轻人,一时之间忘了本性,日日沉迷于赌博之中。生意当然也不做了,连家也回的少了。只有母亲,辛辛苦苦的维持着家,拉扯一个9岁,一个4岁的孩子。家里的窘迫状况,自然无需再做说明。

已经忘记那时候一根铅笔多少钱,但除非用到特别短的时候,是断然舍不得丢掉的。如果开始用一根全新的长铅笔,那简直比给点好吃的还要高兴。一定会在第二天上学之前,用卷笔刀仔仔细细的削的又尖又细,然后放在铅笔盒里。倘若,在这中间不小心使得力气大了,过长的笔芯从中断掉了,那心情一定是沮丧又惋惜,恨不能哭出来的。

有一次放学时分,突然发现刚用了两天还很长的铅笔居然不翼而飞了!遍翻铅笔盒和书包,甚至连值日生打扫的垃圾都翻过,还没有找到铅笔的我,不由自主的坐在教室的地上哇哇大哭起来,怎么也不肯离开教室。坐在件事的地上,哭着念叨我的铅笔丢了,怎么办呀的心里,与其说是伤心,不如说是害怕。大概过了吃饭的点,母亲还不见我回去,问了同班的小朋友说是铅笔丢了不敢回家,才一路快走到学校去领我。见到我自然是免不了一顿数落。

因为这丢三落四的毛病,自很小时候已经被妈骂过很多次了,直到现在已到而立的年纪,也未曾太多改观。记不清那天母亲找到我之后,说过什么话,又发生过什么事情,但却常常想起那天因为丢了铅笔,而坐在教室地上哇哇大哭的我当时的伤心和害怕。


说到丢东西,与丢笔这件事对比相当强烈的,虽然跟笔无关,但却是一件能让我咯咯笑起来的事。

不知你有没有发现,50年代生的人,有时候老照片里会出现一种围巾,对,就是你看到的很多农村题材电影里的那种围巾,这种围巾在老家又会叫头巾,因为热了可以当围巾,冷了又可以把头整个围起来。颜色么,自然是大彩的居多。红色,绿色,黄色,粉色,蓝色,颜色艳丽的很。

我的母亲和其他同龄孩子的母亲一样,也有很多块这样的围巾。理所当然,虽然不是很美,但是很保暖的这些围巾,就自然而然的传给了我。但我这个总是丢三落四的家伙,却总让这些美丽鲜艳的围巾不翼而飞。
有那么几条,我能想来,也许是丢在哪个玩过的地方了。
一条丢在了邻居家还没有竣工的毛胚房子里;一条丢在了上学回家的路上(拿那个当旗来着);一条大概丢在了年下围挤观看老式爆米花的人群里。
当然,还有更多的几条,我完全想不起来,到底丢在了哪里。

我的母亲,对于我丢围巾这件事,虽然已经习以为常,但是每每看到刚拿出来系到我脖子上的新围巾又一次被搞丢,简直是气的暴跳如雷。严厉的训斥自然不用说,搞不好还因为这个挨过打。不知怎么,此时此刻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丢过那么多条围巾,不免哈哈大笑一番。

就在前几天看伊朗电影《小鞋子》的时候,里面几个画面,记忆非常深刻。
一个是,哥哥丢了妹妹的鞋子,两个人在院子里,一个本子上你来我往用铅笔写字的镜头;
另一个是,哥哥为了弥补愧疚,把老师奖励他的金色的自动铅笔送给了妹妹的镜头。
电影里那根金色的自动铅笔,让我想起小学时分,看到第一只自动铅笔时候的那个我。

估摸应该是小学二年级的事吧。我的同桌有天拿了一只自动铅笔向我炫耀。那时候在市场上还几乎没有开始售卖自动铅笔,所以第一次看到它,我非常惊奇。我的同桌向我演示了自动铅笔怎么用:按两下,出笔芯,笔芯是不用削。他得意的跟我说,这个铅笔,写字会很好看,我可以给你试一下。我拿过来迫不及待的写了两个字,他便又抢回去了。那一整天,我好似都没怎么听到老师讲的是什么,眼珠一直盯着他手里的自动铅笔,装笔芯,写字,以及按动自动铅笔时咔嗒咔嗒的声响...

我同桌的父亲,是在镇公所里任职的文书。常常去省城开会的他,常常给他的儿子带回来一些新鲜物件,这自动铅笔便是其中一件。可惜我的同桌调皮捣蛋,也不甚钟爱学习,没几天便对那自动铅笔失去了新鲜劲,而我,刚开始还需要以帮他写作业来交换自动铅笔的使用权,渐渐的却也对它失去了兴趣......

现在,各种各样的笔放了满抽屉,但是写字的时候恐怕一年也没有几次,笔尚且用不到,好看的本子便也成了摆设。
有的时候,会写写读书笔记,可惜每次写,都会发现,不关写的字又退步了几分,连上次吸饱了墨汁的钢笔,这一次再拿出来的时候,墨汁也都已干掉。
好看的笔和本子,终究,还是摆在那里变成了观赏品。可又如何,下次看到好的,应该依旧还是会买回来吧。






www.ingdan.com
ID:yapeequeen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