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烈新语】《怪诞行为学》之“为什么现金可以阻止我们作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13 19:07:04

承 烈 新 语



可乐不见了,现金还在




实 验


(所有文中的“我”均为“作者”)


麻省理工学院的很多宿舍楼里都有公共使用的区域,摆放着各种式样的电冰箱供附近房间的学生使用。一天上午11点钟左右,大多数学生都在上课,我溜了进去,在宿舍楼中逐层徜徉游荡,徘徊于这些公用冰箱之间。


每当看到一台公用电冰箱,我就一点点靠近,小心环视一下周围,确信没有人看见,我就把冰箱门悄悄打开,偷偷塞进6瓶可口可乐,蹑手蹑脚迅速逃离现场。走出一段距离以后,我才停下来躲在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赶快把放入可乐的冰箱的位置和放入时间记录下来。


几天以后,我回去检查我放入冰箱的可乐的数量,每天详细记录冰箱里剩余可乐数量的变化。你可以预料到,大学宿舍里可乐待在冰箱中的时间不会太长,所有可乐在72小时内全部不见了。但是我放下的不光是可乐,还放了一个盘子,里面是总共6美元的几张纸币。这些纸币会不会比可乐消失得还快呢?



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我先问你另一个问题。你正在上班,妻子打电话给你,说女儿明天上学需要一支红铅笔,让你带一支回来。于是你就从办公室里给女儿拿了一支红铅笔。做完这事,你感觉怎样——舒服吗?非常不舒服?有点不舒服?还是非常舒服?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假如办公室里没有现成的红铅笔,但是你可以从楼下小铺里花10美分买一支。碰巧你办公室里存放零用钱的盒子开着,屋里又没有别人。你会从盒子里拿10美分去买一支红铅笔吗?假如你没有零钱,恰巧需要10美分用,你会心安理得地从里面拿吗?你觉得这样做可以吗?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不过我觉得拿一支铅笔比较容易,但是去拿现金就非常困难。


实验的结果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对于拿现金的态度也不同于拿可乐。正像我说的,可乐在72小时内统统不见了,一罐也没剩,但是钱就完全不同了:盘子里的纸币72小时内没有人动过,直到我从冰箱里取回来。这是怎么回事呢?



非现金引发的作弊现象



我们看一下周围生活中的不诚实现象,就会发现多数作弊行为离现金还有一步之遥。


你认为导致安然大厦倒塌的“建筑师”——莱斯基林和法斯托——会从一个老妇人的钱包里偷钱吗?不错,他们从许许多多老妇人的养老金里拿走了数百万、数千万美元。不过你认为他们会拿着铁棍把一个老妇人打倒,抢走她手中的钱吗?


到底是什么因素允许我们在非金钱事物上作弊,又是什么阻止我们在金钱上作弊呢?这种非理性的冲动是怎样起作用的?


因为我们擅长把自己细微的不诚实想法和做法合理化,所以我们通常很难清楚地确定非金钱事物对作弊的影响。例如,拿一支铅笔,我们可能推断办公用品是对员工的一部分补助,或者拿一两支铅笔之类的事人人都会干。我们会说,偶尔从公用电冰箱里拿一罐可乐不算什么,因为有时我们自己的可乐也会被别人拿。可能安然的莱斯基林和法斯托等人认为篡改一下安然的账目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因为那只不过是一种权宜措施,以后生意好转,再改回来也就行了。谁知道呢?



实 验


麻省理工学院的餐厅里,学生们刚吃完午饭,我们进去问是否有人自愿参加一个5分钟的小实验。我们解释说,他们只需要做20道非常简单的数学题(找出两个相加等于10的数字)。他们每答对一道题可以得到50美分的奖励。


各组实验的开头大致相同,但是以3种不同形式结束。第一组参与者做完试题,把答卷纸交给实验主持人,主持人当面计算他们的成绩,每答对一道给50美分。第二组参与者则要求他们撕掉答卷纸,放进口袋或者背包,直接告诉主持人做对了几道。第三组参与者得到的指示与其他两组有很大的不同。我们要求他们和第二组一样,撕掉答卷,直接告诉主持人答对了几道题。但这一次,主持人给他们的不是现金,而是每答对一道题给一个扑克游戏筹码。学生们需要走上12英尺到房间的另一头,另外一个主持人每个筹码兑换给他们50美分。



你明白我们在干什么了吧?把一个扑克游戏筹码——本身没有任何价值的非现金货币——安插到交易中间,这会对学生们的诚实有影响吗?与那些直接拿到现金的学生相比,扑克游戏筹码会降低学生们诚实度,使他们多报自己的成绩吗?如果多报,会多出多少呢?


我们自己对实验结果也感到吃惊:


第一组参与者(他们没有作弊条件)平均答对了3.5道题(这是严格控制的一组)。


第二组的参与者撕掉了答卷纸,根据他们自己说的,平均答对了6.2道题。既然我们可以断定撕掉答卷不可能使他们变得更聪明,那么可以把他们平均多出来的2.7道题归结为作弊的结果。


但是说到厚颜无耻不诚实的冠军非第三组参与者莫属了。他们的脑瓜不比前两组聪明,根据他们自己报告的成绩,这一组平均答对了9.4道题——比严格控制的那组高出5.9道,比只是撕掉答卷的那组高出3.2道!


这就是说,在一般情况下,如果有机会,学生们会平均作弊2.7道题。但是在非现金条件下,有同样的作弊机会,他们平均作弊5.9道题,作弊的概率高出两倍还多。现金条件下的作弊和离现金一步之遥条件下的作弊,竟然有如此大的差别!



诚实与不诚实的临界点



当然,人人都是脆弱的。


想一下屡见不鲜的保险造假现象,据估计,投保人报告他们的家庭财产和汽车损失时,总是编造理由多报大约10%。与此相对照,凭空捏造诈保骗保的案例并不是很多。通常是,很多失主丢的是27英寸电视机却当做32英寸来报,丢了32英寸电视机却当做36英寸来报,诸如此类。同时,这些人不大可能直接去偷保险公司的钱,但是报告他们丢失的东西时,仅仅把尺寸和价值夸大一点,道德上的负担就会更容易承受一些。


还有另外一些有意思的做法。你听说过“商店当衣橱”这种行为吗?这是指买一件衣服,把它穿到店家不能不退的程度,回商店退货,全额拿回货款,但是商家拿回去的衣服,却又无法按原价再卖了。消费者把商店当衣橱,他们不是直接从商店偷钱,但他们在购买与退货的边缘上跳舞,牵涉多次界限不清的交易。这种做法带来一个非常清楚的后果——美国服装业估计每年因为“商店当衣橱”行为的损失高达160亿美元(大约等于每年入室盗窃和汽车盗窃两项犯罪的涉案总值相加之和)。


企业费用报销,情况又怎样呢?人们因公出差,他们应该了解各项报销的规定,但费用报销离现金也是只有一步或是几步之遥。在一项研究里,我和尼娜发现,从人们为开销举出正当理由的能力来看,费用报销情况各有不同。例如,花5美元为一个漂亮的异性买个杯子很明显是不行的,但是在酒吧里给她买一杯8美元的饮料就很容易找出正当理由。问题不在于东西的价格,或者害怕被查出,而在于人们是否能够把这笔开销理所当然地纳入合法的业务费用中。


对业务费用开支的另外一些调查也发现相似的借口。在一项研究中,我们发现,当人们把开支收据通过公司主管的助理上报审核时,他们离不诚实就只有一步之遥,他们很容易在里面夹进一些有问题的收据。另一项研究里,我们发现家住纽约的商界人员,在旧金山机场(或者其他离家较远的地方)给孩子买礼物并纳入报销费用,比在纽约机场买或者从机场回家的路上买,更觉得心安理得。这一切在逻辑上都说不通,但是一旦交换介质是非货币的,我们为自己行为作出合理化解释的能力就会突飞猛进。


几年前,我本人也亲身经历过不诚实行为。有人非法进入了我的Skype账户(很棒的在线电话软件),并假冒我的名义从我的贝宝账户里盗用了几百美元电话费。


我认为做这事的人并不是毫无良知的罪犯。从一个罪犯的角度来看,既然他有智慧、有能力盗用Skype,那么闯进我的账户行窃就纯属浪费才能和时间,他完全可以进入亚马逊、戴尔,或者某个信用卡账户,用同样的时间获取更多的价值。我倒把他想象成一个聪明的孩子,闯入了我的账户,利用软件随便“免费”打电话找人闲聊神侃,直到后来我设法重新控制了账户。他可能仅仅把这件事当做对自己科技能力的测试——或者他是我的学生,我给过他低分,他决定用这样的方式羞辱我,小小地报复一下。


这个孩子会在没有人发觉的情况下从我的钱包里拿钱吗?有可能,不过我猜他不会。但是Skype软件的某些设计和我的账户设置方式“帮助”他这样做了,而且他不感到道德上有负担:第一,他偷的是通话时间,而不是钱;第二,他从这一交易中没有得到有形的物品;第三,他偷的是网络上的Skype,而不是直接从我手中偷;第四,他可能想象,这一天下来,最终要替他承担费用的是Skype,而不是我;第五,通话费是通过我的贝宝自动转付的。于是,我们在这一过程中离现金又远了一步,在最终由谁付通话费这一问题上更加模糊不清。


这个人偷了我的东西了吗?当然偷了,但是很多因素使这一偷窃行为变得界限不清。我觉得他不会自认为是不诚实的人。他偷钱了吗?没有。有人受到伤害了吗?也没有。但是,这种考虑问题的方法令人担心。如果说我在Skype上遇到的问题确实是由于它的交易属于非货币性质,那么存在风险的事情还有很多,程度还会更大,包括内容相当广泛的网上服务,可能还有贷记卡和借记卡服务。所有的电子交易都不通过有形的货币实现,这更容易使人们不诚实——对自己的不道德行为,人们无须扪心自问,有的甚至干脆不承认有这回事。


我从这些实验中还得到了另外一种不好的印象。在我们的实验中,参与者都是聪明、有爱心、正直的人,他们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甚至是对于非现金的货币例如扑克筹码,也能把持住作弊的程度和界限。他们中大多数人的意识中都有一个临界点,劝诫他们停止作弊,他们也就停下了。因此,我们实验中看到的不诚实现象或许接近了人类不诚实的底线:所谓的“好人”——那些讲道德并且自认为有操守的人们所不想逾越的不诚实界限。


一个可怕的想法是,如果说我们关于非货币的实验所用的媒介不是立即可以兑换现金的扑克筹码,或者参与者不那么在乎自己是否诚实,或者他们的行为不那么容易观察,就很可能会出现更多、更严重的不诚实行为。换言之,现实世界中实际发生的欺骗现象比我们在实验中所观察到的要严重很多。


对现实的观察令人担心。我们希望自己周围都是心地善良、遵守道德的人,但我们必须现实一些。即使是好人也难免被自己的思维所蒙蔽,他们可能采取行动,在通往金钱报酬的道路上绕开道德准则。从根本上来说,动机带来的刺激可能愚弄我们,不管我们是不是好人,是不是奉行道德准则。


正如作家、记者厄普顿·辛克莱尔曾经指出的:“如果一个人就是靠不理解某些事情来挣钱,那么让他理解这些事情是非常困难的。”我们现在可以引申为:如果一个人习惯与非现金货币打交道,让他理解诚实就非常困难。



启发



人们离现金越远,不诚信的可能就越大。但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却让我们离现金越来越远了,一个星期都没有一笔现金消费是常有的事情。这样的时代我们更是要时时提醒自己,不能因为使用现金少了,而诚实也少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