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寒门难出贵子 而是穷家富养多败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7-29 12:49:45

请点击上方蓝色字 一键关注!

1997年7月28日,天津一中高三学生安金鹏在阿根廷举行的第三十八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喜获金牌。这位朴素的农村小伙几乎是一字一泪地为我们讲述了他的母亲哺育他成长的故事:


1


不能让“穷”字耽误了娃的前程


1997年9月5日,是我离家去北京大学数学研究院报到的日子。炊烟一大早就在我家那幢破旧的农房上升腾,母亲在为我擀面,这面粉是母亲用5个鸡蛋向邻居换来的。


端着碗,我哭了。我撂下筷子跪到地上,眼泪一滴滴地滚落……


我的家在天津武清县大友垡村,我有一个天下最好的母亲,她今年47岁,名叫李艳霞。


我家太穷了。我生下来的时候,奶奶便病倒在炕头上了。4岁那年,爷爷又患了支气管哮喘和半身不遂,家里欠的债一年比一年多。


7岁那年,我上学了。我的学费是妈妈找人借的。可我发现,自从我上学以后,妈妈反而不爱坐在我身边看我念书了。时间长了,我便明白了:我越是懂事,她便越是伤心,于是她就再不看我用捆着小棍的铅笔头做作业了。


不过妈妈也有高兴的时候,学校里不论大考小考,我总能名列前茅,数学总是满分。在妈妈的鼓励下,我越学越快乐,我真的不知道天下还有什么比读书更快乐的事。


1994年6月,我被著名的天津一中破格录取,我欣喜若狂地跑回家,可我没想到,当我把喜讯告诉家人时,他们的脸上竟会堆满愁云。


晚上,我听到屋外有争吵声。原来是妈妈想把家里的那只刚怀上驹的毛驴卖掉,好让我上学,爸爸坚决不同意。他们的话让病重的爷爷听见,爷爷一急竟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安葬完爷爷,家里又多了几千元的债。我再不提念书的事了,我把录取通知书叠好塞进枕套里,开始每天帮妈妈下地干活。过了两天,我和父亲同时发现,小毛驴不见了!爸爸铁青着脸责问妈妈:“你把毛驴卖了?以后盘庄稼、卖粮食你去用手推、用肩扛啊?你卖毛驴的那几百块钱能供金鹏念一学期还是两个学期……”


那天,妈妈哭了!她用很凶很凶的声音吼爸爸:“娃儿要念书有什么错?金鹏考上市一中在咱武清县是独一份呀,咱不能让穷字把娃的前程耽误了!我就是用手推,用肩扛也要让他念书去……”


上市一中后的那年秋天我回家拿冬衣,发现原来80公斤重的爸爸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地躺在炕上。爸爸得了肠息肉,医生让他尽快动手术。妈妈准备再去借钱,可爸爸死活不答应,他说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只借不还谁还愿意再借给咱呀!


那天,邻居还告诉我,我的母亲是用一种原始而悲壮的方式完成收割的。她没有足够的力气把麦子挑到场院去脱粒,也无钱雇人使用脱粒机,她是熟一块割一块,然后用手板车拉回家,晚上再在我家院里铺一块塑料布,然后用双手抓一大把麦秆在一块大石头上摔打脱粒……3亩地的麦子,靠她一个人割打,她累得站不住了就跪着割,膝盖磨出了血……


我不等邻居说完,便飞跑回家,大哭道:“妈,我不念了……”




2


妈知道你是最能吃苦的孩子


妈妈最终把我赶回了学校,爸爸的手术也到底借钱做了,只是家里的债务顶了天———整整2.5万元!然而,我的妈妈居然仍有办法让我安心把书念下去。


妈妈为了不让我饿肚子,每个月都要步行10多里路去批发10公斤方便面渣给我送到学校。每个月底,妈妈总是扛着一个鼓鼓的面袋子,步行10里路到大沙河乡车站乘公汽来天津看我。而袋里除了方便面渣,还有妈妈从6里外的安平镇一家印刷厂要来的废纸———那是给我做演算的草稿纸;还有一大瓶黄豆辣酱和咸芥菜丝……


我是天津一中唯一在食堂连素菜也吃不起的学生,我只能顿顿买两个馒头。可我从来没有自卑过,我总觉得我妈妈是一个向苦难、向厄运抗争的英雄,做她的儿子我无上荣光!


我刚进天津一中的时候,第一堂英语课就把我听懵了!老师流利的口语和同学们熟练的配合让我感到差距太大了,那完全不是我在乡村中学里听到的英语。母亲来给我送钱的时候,我给她讲了怕英语跟不上的忧虑,谁知她竟一脸笑容地回答我:“妈只知道你是个最能吃苦的孩子,妈不爱听你说难,因为一吃苦便不难了!”


我记住了妈妈的话。我有点口吃,有人告诉我,学好英语,首先就要让舌头听自己的话。于是我便捡一枚石子含在嘴里,然后开始拼命地背英语课文。舌头跟石子磨呀磨,有时血水就顺着嘴角流淌下来了。


半年过去了,小石子磨圆了,我的英语成绩期末进入了全班前三名。1995年初,我报名参加了天津一中奥林匹克学校的预备班,选修物理和数学。一年后,我第一次参加全国奥林匹克知识竞赛天津赛区的比赛,就获得了物理一等奖和数学二等奖,我将代表天津去杭州参加全国物理奥赛。


拿一个全国一等奖送给妈妈,然后代表中国去参加世界物理奥赛去!谁知,成绩公布后我的愿望落空了!我仅得了二等奖,尽管这已是天津市参赛队员中的最好成绩,可要报答我那含辛茹苦的母亲,这成绩太轻太轻了啊!



3


妈,您的儿子成功了


1997年1月我在全国数学奥赛中,以满分的成绩取得第一名,顺利入选国家集训队,并在为期一个月的集训中取得10次测验总分名列第一的成绩。


为了准备这两科的奥赛,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到母亲。我飞快地跑到邮局,给母亲报捷:“妈,我们入选国家队的6名队员中,唯有您的儿子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是首次参加全国数学奥赛便入选的队员,还是满分呢!……”


我在回天津作准备赴阿根廷参加国际数学奥赛的时候,收到了母亲托同学转给我的200元钱和一张字条:“妈妈为你自豪,要谦虚,要为国争光!”捧着这笔“巨款”和纸条,我哭了。


按规定,我赴阿根廷参加比赛的报名费和服装费应统统自理。


那天,我正在和同学们聊天,班主任和数学老师来了。他们是受学校委托,来检查我的准备情况的。当他们看着我依然穿着好心的老师和同学接济我的一身颜色、大小不太协调的衣服时,忙打开我的贮藏柜帮我挑选衣物。


班主任指着我那件袖子接了两次、下摆接了3寸长的棉衣和那些补丁摞补丁的汗衫、背心说:“金鹏,这就是你全部的衣服啊?……”他突然流泪了。我一下不知所措,忙说:“老师,我不怕丢人的。我母亲告诉我,她从村里一位老先生口中听过这样一句话:‘腹有诗书气自华’!”


最终,我的出国服装费是由天津一中解决的。我带着满心的感激于1997年7月25日飞抵阿根廷的海滨城市巴尔德拉马。


7月27日,考试正式开始。从早晨8时30分到下午2时,我们要整整做五个半小时的试题。


第二天的闭幕式上,要公布成绩了。首先公布的是获铜牌的名单,又公布获银牌的名单,最后,公布金牌名单,一个,二个,第三个是安金鹏。我喜极而泣,心中默默地喊道:“妈,您的儿子成功了!”


4


妈妈,你是我最好的导师


我和另几位同学在第三十八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分获金银牌的消息,当晚便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央电视台播出了。


8月1日,当我们载誉归来时,中国科协和中国数学学会为我们在首都机场会客厅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此时,我却想回家,我想尽早见到我的妈妈,我要亲手把金灿灿的金牌挂在她的脖子上……


晚上10时许,我终于摸黑回到了朝思暮想的家门前。


母亲一把将我紧紧搂进怀里。朗朗的星空下,母亲把我搂得那样紧……我把那块金牌掏出来挂在她的脖子上,畅畅快快地哭了!


8月12日,天津一中校礼堂里座无虚席,全校师生齐聚在这里为我夺得奥赛金牌庆功。我的母亲,这位普普通通的农妇和市教育局的领导以及天津市著名的数学教授们一起坐在了主席台上。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根本没有讲稿,不是我不慎重,而是我有满肚子的话要说,它们用纸根本记不完。那天,我说了这样一席话———


我要用我的整个生命感激一个人,那就是哺育我成人的母亲。她是一个普通的农妇,可她教给我的做人的道理却可以激励我一生。母亲常对我说:“妈没多少文化,可还记得小时候老师念过的高尔基的一句话———贫困是一所最好的大学哩!你要能在这个学堂里过了关,那咱天津、北京的大学就由你考哩!”


如果说贫困是一所最好的大学,那我就要说,我的农妇妈妈,她是我人生最好的导师……


后记:如今的安金鹏已经是北京大学数学院的教授,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人才而努力!再次祝福安金鹏、祝福安金鹏的母亲!

延伸阅读:

不是寒门难出贵子 而是穷家富养多败子!



在中国当下的社会中,富人的孩子是富二代,衣食无忧,生活优越。但是许多的工薪阶层,收入并不高的家庭也把自己的孩子当富二代养,满足孩子的奢侈要求:手机电脑非苹果不要,衣服鞋子一定要耐克阿迪。


(1)

在中国这样的父母实在太多了。他们不顾家庭资源的差异,百般努力,倾尽所有,让孩子享受最好的生活条件。


家庭不宽裕,他们觉得自己亏欠了孩子,担心自己孩子被别人比下去,产生自卑心理,所以更加娇惯、宠溺孩子,再苦再累,也舍不得孩子吃苦受罪。


于是大多数的孩子都过着一种极其享乐的生活,用着最新的电子产品,穿着时兴的大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虽说关爱下一代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值得弘扬,但万事都要有个度,太过溺爱就走向极端了,父母的“呵护”,对于孩子们来说,无疑是一味“毒药”。

“寒门再难出贵子,”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事实证明却是如此,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很多挨穷挨怕了的父母, 因不想孩子再步自己的后尘, 继续穷下去,宁愿再苦也不能苦孩子。在孩子小时候,不让孩子做家务活,只需专注读书, 其他事情都不用理, 结果养出了白眼狼和啃老族。


不曾也不能吃苦的孩子,因不曾尝试过劳作的辛苦, 会变得好吃懒做,只顾享乐,没有担当和不知感恩。即使长得牛高马大, 也依然是伸手将军, 依赖父母和他人的供养。这些穷人家的“富二代”只会使家庭变得更穷。

(2)


“富二代”,在人们印象中与好吃懒做、挥金如土、不求上进、行为乖张划等号,顾名思义是因为家里有钱、宠溺,造成孩子不懂事。


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尤其城市新中产的崛起,言正行端、吃苦耐劳的富二代越来越多。相反,穷人家的孩子却沾上了以前富二代的毛病。


这个现象最大的原因是家人的补偿心理,越是家境不好,越觉得不能亏了孩子。



(3)


补偿心理,是长辈的自我安慰。

10年前,穷人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在教育孩子问题上能够保持清醒:我们家境不好,你要多扛责任,自强自立;

如今,各种创富神话冲击社会各个阶层,越来越多没有创富的人,把责任推给机遇、社会不公、阶层固化,因为看不到希望,只能倾尽所有对孩子进行补偿:我不管你将来如何,至少小时候,别人有的你都有。

这就直接造成了一个恶果:家境越不好,越容易把正常的教育当成吃苦,并以让孩子吃苦为耻。



我去一个赛艇俱乐部玩过几次,有个14岁的男孩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每天早晨6点起床,搭公交转地铁再步行来训练。训练完毕,帮教练收拾好器材,去另外一个地方打篮球。要去美国留学,他担心体力跟不上,跟同学玩不到一块儿,所以拼命练习。


晚上,他还要回家给父母做饭。他妈妈只会做西餐,他爸对吃没什么要求,他想吃什么,就得做给全家人吃。


如果不是在赛艇俱乐部看到他,我会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安到他头上。


他父亲是上市公司高管,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舍得孩子吃苦。他惊讶地说:“怎么叫吃苦。这不就是活着的日常吗?”


如果你身边有诚实的创业者,而不是像马爸爸一样会演讲的,你可能同意这样的观点:富人都是真正苦过的,他们不会觉得让孩子吃苦是很大的问题。

(4)

限于自己的眼界,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很容易在教育上犯第三个错误:认为只要学习好就行。

他们的孩子不管学习好不好,反正从来不洗内衣、不打扫卫生、见到陌生人不打招呼,成绩以外的事情跟他没关系。


这样直接导致孩子的责任感差、社交能力差。工作后,成了团队里做事不动脑筋,出问题就想推卸责任的小公主小王子。


他们从没把自己当成一个完整的人,可以对某个综合性的项目负责,而是一枚螺丝、一个零件,幻想后面有为自己收拾战场的家长。


富人穿100块钱的衣服是节俭,穷人穿同款就是穷酸;你家孩子去咖啡馆打工是赚零花钱,贝克汉姆的儿子去打工就是励志。在这样的社会现实中,贫穷的父母往往培养了孩子过剩的自尊。为了不让别人说自己的孩子是穷人,干脆不让他们穿100元的衣服、去咖啡馆打工。


贝克汉姆儿子曾去咖啡馆打工,时薪20元人民币


然而,自尊是虚无的,生活是现实的,虚荣不能帮任何人撑过一生。


贫穷家庭的这种自尊教育,让孩子特别“晚熟”。当同龄人已经知道踏踏实实为一日三餐、十年后的生活拼命时,他们却抱着热乎乎的自尊心,幻想只要摆出成功人士的派头,就能成功。


贫富差异,本质上是教育的差异。当富人已经转变教育方向,开始培养能够更好适应社会的复合型人才,穷人却走起了10年前富人的弯路:无限度地宠溺孩子,只求成绩,不求其它。


结果,富人家的“穷二代”越来越富,而穷人家的“富二代”越来越穷。


(5)


林青霞人生最抑郁的时候,圣严法师送给她8个字:面对、接受,处理,放下。这8字方针,同样适用于家境不如意的父母。


为人父母真正的成长,是能够正视自己人生的失败,反思贫穷的成因。我永远记得小学5年级的某天,一贯冷傲坚强的父亲在饭桌上说:“我这辈子才华和努力都够,赚不到钱的原因是个性太强、处事不圆滑。”


后来他又多次反思这个问题,以至我大学就开始看心理学的书,一直特别重视自己的情商修炼。



父亲身上贫穷的成因,在我这里得到了很好的修复。如果他没有坦诚面对,而是怪家庭怪社会,后代可能就会在偏执的怪圈中,变得又穷又骄傲。


家长坦诚面对自己的不足,比故作坚强更有威信。条条大路通罗马,不要跟住在罗马的人比,父母与孩子合力的每一分努力,终究是离罗马一天天近了。


面对、接受、处理、放下。愿天下为人父母者,都坚信父母比学校更有力量,再大的教育资源差异,也比不过父母心态的差异。


 我们需要你的关注,需要你的传播,让爱传出去,让孝传出去!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