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院在1934年发布的「本校艺术教育大纲」:艺术学校应为师生共同研究场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13 14:00:21


/ 国美之路·90周年 /

1928—2018


国美之路是中国近现代历史背景下,中国美术学院历九十载而生生不息的一条文化之路、一条中国文化复兴使命的担当之路,更是一条民族艺术精英的育才之路。九十年间,代代传人的殷殷嘱托和融合创新的闳博之力筑起了这条国美之路。


中国美术学院特此推出90周年国美之路专刊,重回那片艺术的核心现场,献给国美九十年。



1927年夏,林文铮毕业于巴黎大学。同年10月,接到中华民国大学院(教育部)的聘书,任他为全国艺术委员会委员,他旋即回国任职。


1928年春,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在杭州成立。蔡元培任林风眠为院长,林文铮为教务处长兼西洋美术史教授。


蔡元培先生设置两人在一起办学的理由是:林风眠性格内向不善外交,林文铮善外交且有组织能力;林风眠是个著名画家和美术界精英,林文铮是一位美术理论家,这对铮友合作可得到互补。



左:1928年国立艺术院院友录

右:1928年的国立艺术院招生广告( 刊于《申报》)



本校艺术教育大纲

林文铮


「艺术学校不是单为栽培后进,

而是师生共同研究的场所,

掌教者应当自认为永无毕业的老学生。」


20世纪30年代初,林风眠、潘天寿、李苦禅、李超士等国立杭州艺专师生合影


本校在开办之初,我们即抱一个共同的信念:西方现代的艺术教育纯粹是技术的教育,但在我国艺术教育尚在萌芽的时期,艺人的行动尚受社会怀疑的时期,技术的磨炼之外,仍须兼顾着德性的修养。同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艺术学校应当成为纯粹研究艺术的学府,因此,绝不容复杂的分子混迹其间,以免重蹈过去的覆辙。在为学术而努力的立场上。我们要首先自勉而后勉人,要在教学之中力求增进自己的造诣。总之,艺术学校不是单为栽培后进,而是师生共同研究的场所,掌教者应当自认为永无毕业的老学生。这种信念,六年来虽受了许多挫折,我们自信还保守着。


我们的宗旨既如上述,为达到此目的,我们的教学方法势必采取严格的精神,以挽救过去的颓风。在教务方面,种种规程,除了不可缺少的消极的限制之外,一切设施都是趋重于积极的奖励。其中虽然还不免有许多缺憾,但是这些规程并非千年不易的法典,我们很乐意开诚布公,在可能范围内,随时加以改善。同时,我们不要忘记,学校的完善不在规程之完善,而在教学者之各尽其责。


1934年3月,国立杭州艺专在上海举行的第四届绘画展览会会场及作品一瞥


本校成立六年以来,学制与名称迭有更改,初为国立艺术院,翌年冬改为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原有之预科亦改为高中部,今春又奉部命将高中部改称为高级艺术科职业学校。在这些沿革之中,我们始终抱定一个宗旨:无论在任何学制、任何名称之下,我们总是力求增进教学的效能,提高学子的程度,使成为名实相符的艺人。在另一方面,我们希望社会人士对于艺术学校毋抱太高的希求,犹之乎文科理科大学毕业生不尽是文学家或科学家,艺术学校的毕业生亦不尽是艺术家。所谓「家」者是凭个人的天才而有特殊的表现者,才可当此尊称,所以艺术学校所能给予学子者,是艺术的基本方法及经验,使之成为「未来」的艺术家或大艺术家。


1939年国立艺专招生简章与入学试题


本校现设四系:绘画、雕塑、图案、音乐。大别之可分为视觉部与听觉部。兹将各系分述如次:


绘画、雕塑、图案,既同属于造型艺术,自有其共同的基础,一如自然科学之根据于数学,素描即是造型艺术的基本。我国艺术学校过去的错误,就是忽视了素描的重要,对于初学者略授予铅笔画的浅薄基础之后,即教之以水彩或油画。此种办法无异于驱使婴儿角逐于田径,未有不失足仆地者也。本校鉴于此弊,毅然把高职部的第一、第二学年的时间全致力于素描,到了第三学年才分系别。同时学生选修系别是以素描的优劣为标准。最优等得进绘画系或其他各系,优等得进雕塑系或图案系,中等只得进图案系。


绘画系始于高职部第三年级而毕于专科部之第三学年,前后共四学年。教材内容分别为国画与油画。本校绘画系之异于各地者即包括国画西画于一系之中。我国一般人士多视国画与西画有截然的鸿沟,几若风马牛之不相及,各地艺术学校亦公然承认这种见解,硬把绘画分为国画系与西画系,因此两系的师生多不能互相了解而相轻,此诚为艺界之不幸!我们假如要把颓废的国画适应社会意识的需要而另辟新途径,则研究国画者不宜忽视西画的贡献。同时,我们假如又要把油画脱离西洋的陈式而成为足以代表民族精神的新艺术,那么研究西画者亦不宜忽视千百年来国画的成绩。总之,一切艺术,即如表面上毫无关系的音乐与建筑,在原理上是完全贯通的。现代西方新派绘画已深受东方艺术的影响,而郎世宁的国画又岂非国画可受西方影响的明证?根据历史与西方现代艺术的趋势,我们更不宜抱艺术的门罗主义以自困。在人性的立场而论,东西艺术(不仅绘画,即其他雕塑、建筑、图案等等亦然),直言之,可称为异母的兄弟。本校既以栽培新艺人、领导新艺术运动为天职,对于东西艺术的纠纷,当力持正义,指示后学以康庄大道。绘画为现代艺术运动的主力军,职责尤重,更不宜随世俗的谬见而自蹈覆辙。现在合并国画、油画为绘画系的办法,或许还有人不赞同,但本校施行此种制度六年以来,并未发现不良的效果,事实已代我们辩白了。


1947学年度第一学期各级授课时间表(上午) 


雕塑系的修业年限与绘画系同。内容可分为泥塑与石刻。泥塑自高职部三年级起,至专科毕业止。石刻为兼修科,专科第二学年起直至毕业止,凡二年。教材与方法仿佛巴黎美专。我国雕塑人才最感缺乏,留学外国者多因历史的传统观念而习绘画,罕有注意雕塑者。本校有鉴于兹,在开办之初即设雕塑系,且因雕塑为造型艺术的代表,最富于永久性。它的社会功用实不亚于绘艺。雕塑在吾国历史上的功绩已为举世所共知,在最近的将来,它的发展实未可限量。本校在为造就特殊的人才起见。目前雕塑系虽不得与其他各系平均发展,仍当竭力倡导后进,俾得及时而致用。


西方人素称东方人为天生的图案家,吾国古代铜器的形,后代瓷器的色线已臻实用艺术的上乘而达于纯粹艺术的境界。惜乎近代因过事抄袭,遂流于衰败之途。不但影响民族的精神,甚至为工艺落伍的主因。我们就是站在经济的立场亦宜加以挽救,图案系的设立实急不容缓。我校图案系修业年限与前者同,课程以兼修各门为原则:高职部三年级专修基本图案,专科部则以染织、陶瓷、室内装饰、建筑图案等为主体。东西各国重视图案者多设独立的图案工艺学校,其内容的宏大远胜于其他美术学校。因门类愈多则设备愈繁,决非一系所能包括。但在我国,因限于经费,即此一系已难维持了。若退一步说,我国事事都是因陋就简,在教育方面,有何学校堪称「完备」?无人注意的艺术教育,只好用精神来战胜物质的简陋,犹之乎西方杰出的艺术品多半是出自破陋的工作室,那么西湖破庙凑成的艺校又何尝不可有同样的奇观?但是,我们并不以为满意。未来图案系的发展当在社会认识图案的力量之时。目前已经渐渐有了些微的转机,将来更可乐观。我们深信中国工艺的复兴及日常生活的美化当有待乎未来的无数图案家。


有人说西方是音乐的民族,东方是象形的民族。音乐近乎动,象形近乎静。现代各民族生存竞争的激烈,也许是肇始于音乐的冲动力,此说未尝无相当的根据。在艺术的性质而论,最有影响于人生者莫过于音乐。不但社会一般人士在工余之暇需要音乐的陶冶,就是研究造型艺术者亦需要音乐的调剂。本校之设音乐系亦顺乎世界的趋势以适应社会的需求。本校音乐系成立较迟,至今仅二年,虽无惊人的成绩,亦已上正轨。学制分为高职部与专科部,修业年限前后共六年。课程酌采西方音乐院的办法,同时兼采国乐为辅。盖吾国固有的音乐与民族的历史并存,在学者的立场决不能弃之如敝屣。所以我们不避守旧的嫌疑,对于国乐仍抱着整理的希望。偏激的论调不外乎否认历史及社会的背景而已,我们对于音乐的整个问题,还是持「和」」的态度。我们希望音乐教育在中国能得在其西方同等的效力。


1947年,国立艺专教职员与全体毕业生合影


总之,本校的艺术教育方针是在不偏不倚的立场,在忠于艺术、促进吾国文化、恢复其过去的荣光为目的。努力磨炼基本,努力摆脱古今中外的陈式,努力创造足以代表个性及民族精神的新艺术,这是本校全体师生的法典!我国艺术教育的真正结果在乎造就真诚的艺术家,又在乎真诚的艺术家努力造出无数高超的艺术品!


载于1934年国立杭州艺专校刊《亚波罗》第十三期




来源|一页南山

编辑|廖垣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