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一盏灯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15 18:32:26

来自:河南校长



我记得那第一篇豆腐块在《教育时报》上发表时的惊喜。


一个孩子的自动铅笔丢了,那是一支脑袋上系着小萝卜的自动铅笔。


我一本正经地给孩子们讲述了一个名为“萝卜头走丢了”的故事,又郑重其事地写了一个“寻人启事”。然后,我故意安排那个“有嫌疑的”小女孩在课间操时间独自留下来负责整理桌椅。于是,“小萝卜头”回来了。


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我感受到初为人师的幸福。



当晚,我写下了《爱的力量》,投给了《教育时报》的《百味人生》。


我记得时报徐结怀老师给我寄来的明信片。


那时,我已经陆续发表了不少教育故事,还曾在《教师写作》专栏中这样介绍自己:书生意气,性情中人。徐结怀在明信片上写的是这样的一句话:写下去,你会成为教育家。


揣着那张明信片回家的一路上,我都在一字一字品味这句话。


会吗?我会吗?



一个写作者,其实是一个思考者。我在教育中写作,在写作中生活,一切就变得意义非常。


我记得自己在学生面前的第一次流泪。


孩子们就要毕业了,就要像小鸟一样扑棱着翅膀飞向远方。


在班会课前,我拿到了还散发着墨香的《教育时报》,上面有我的《你是快乐的,我就是幸福的》。我忍不住读给孩子们听。


教室里很静,孩子们的眼睛很亮。不知不觉,我就湿了眼眶。有一张面巾纸,不知经过了多少只小手的传递,塞到了我的手中。


我记得时报刘肖老师对我的两次采访。



2003年的春天,原本定下了婚期,却因为非典而不得不改了日子——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警报才能解除。刘肖老师本着一个记者的敏感,采访了几位教育战线的人物,推出了主题为“非典型五一日记”的报道。我,也是受访者之一。


2006年的秋天,我的《被团团围住的幸福》获得了“我的职业幸福感从哪里来”征文活动的一等奖。刘肖老师随即来到了我当时任教的河南省实验学校郑东小学,听我的课,同我和我的学生谈笑风生,写下了《王钢:被“钢丝”缠绕得如此幸福》。其实,那次采访,也让我倍感幸福。不是因为上了报纸,而是因为对于一个年轻教师而言,能够被关注是何等地欢欣鼓舞。老师们常说时报是娘家报,不正是因为她把目光投向了我们这些一线的教师吗?关注着我们的教育生活,也关注着我们的幸福和成长。



就在前不久,漯河的白红丽老师告诉我,她在17年前就认识了我。


“因为我读过你的文章啊,在《教育时报》上。”


她说,乡村小学的条件不好,但是办公室里有一份《教育时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份报纸成了她了解外面世界唯一的一扇窗,也仿佛是冬夜中的一团火。而包括我在内的许多老师的故事,给予了她坚守的力量。


我想,有这种感觉的,怕是有千千万万教育人吧!



而今天,我已经在一所私立小学任校长。任校长的这6年,我一次次地想到“挣扎”,一次次地想到“蜕变”,一次次地想到“坚持”。我仍然相信梦想。近来,我又多了一个目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既然办学了,自然要办一所非凡的小学。


那么,什么是非凡的小学?我愿和我的同事一道,为把加斯顿小学打造成“河南教育名片”而全力以赴。


谢谢时报。


原来,你是一盏灯。



原载:《教育时报》

作者: 王钢(郑州加斯顿小学校长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原创稿件欢迎大家转载,转载时请务必注明出处“河南校长”。本公众号转载的其他稿件,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欢迎联系小育,我们会在后续转载文章中声明。谢谢!







觉得不错,请点赞↓↓↓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