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太阳》 盛司南 钟意浓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5-27 11:32:04

真情实感喜欢一个人很多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答曰: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可爱,想太阳。
不正经文案:
友人说盛司南冷心冷面,冷脾冷肺,
可是看见钟意浓的时候就会变身小狗,
尾巴摇的比他们家那阿拉斯加还欢。

只有盛司南自己知道,
看见钟意浓的时候,
不只他摇尾巴,
连他的子子孙孙都想摇着尾巴游向她。
原名《反差萌》,因为……
外人面前的盛大律师:
“放狗赶人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我教你?”
“嫌弃不嫌弃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等你能把相片挂天.安门上了再和我来说这条法律制定地不合你意。”
“泰哥坚持来这里也许是嗅到了你的气息?毕竟他这么中意你。”
“你没机会来看,我总要替你多看几场。”
“规则道理如尘埃,只有你是我唯一的立场。”
碎碎念:
1.涉及一丢丢校园暴力。
2.男主人前毒舌高冷豹,女主面前嘴甜小猫咪。

头顶的吊扇在呼呼地转着,教室里有些闷热。
  
  钟意浓抬头看了看窗外,乌云翻墨,一副要下雨的样子。
  难怪这么难受。
  
  她咬了咬笔头,思绪有些涣散。这样的鬼天气,压根就不适合做数学题。还有这数学题,为什么这么难?
  
  钟意浓叹了口气,在预留的答题处画了一个猪头。原来以为数学不过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没想到也会变成长着猪脸的大魔王,做学生真累。
  嗯……是不是应该换本历史或者地理洗洗眼睛?
  
  她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地理课本,双手蠢蠢欲动,可是下一秒,她的书就移了位置。
  紧接着,有人在她身边坐下,拿起了放在桌上的自动铅笔,笔尖落在卷子上,缓缓地画了一条辅助线。
  
  “数学好了不起咯。”钟意浓抬头看向身边的人。
  坐在她身边的男生有些胖,五官却透着精致。握着自动铅笔的手很白,指甲修的干干净净,手指虽然肉呼呼的,但很纤长。
  听说他钢琴弹的好,手指很灵活,可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条辅助线,他却认认真真地画了好一会儿。
  看起来真是执着得可爱。
  
  “你还是不想说话吗?”钟意浓丢掉了手中的笔,拖着腮帮看着他,“没有人会欺负你了,我会一直保护你的,你说话好不好,不然喊一下我的名字也行啊,钟——意——浓——”
  
  钟意浓期待地看着身边的人,他也在看她,眼睛里微微有些笑意,但是仍旧没有说话。
  
  看着他那双明亮的眼睛,钟意浓有些挫败。
  说眼前这人傻,她肯定是不信的,再难的数学题都没有困住这个家伙过,更遑论她可是听说过他在小学时连跳三级,进高中时只有14岁的传奇事迹。
  可是这又确确实实是他在高一七班呆的第三年了。
  
  钟意浓瞥了一眼他桌子上的书,厚厚一摞,能把人埋起来。放在最上头的是《化学·选修4》,高级副本,并不是她一个连必修1都还没学明白的菜鸟能刷的。
  所以他为什么还要呆在高一?智商超群的人的世界她不懂。
  
  钟意浓还在叹气,男生已经翻开她的卷子,将她前面做错的题都划了出来,比较难的给了解题的思路后才还给她。
  
  “你就是个欺负人的猪八戒,和破数学一样一样的。”钟意浓接过他递过来的卷子,然后伸出手指,先是摸了摸他眼角的痣,又戳了戳他的脸。
  他的皮肤不仅白,手感也是一流。
  
  钟意浓见他眼中的笑意更盛,仿佛眸子里撒满了星辰,轻哼了哼,收回目光,低头解题。
  有了他画的那条辅助线,刚刚还难如天书的题顺利地被解开了。前头那些乱七八糟的错题通过他给的解题思路钟意浓也能攻克个七七八八。
  
  “这道解析几何我也不会,你顺便教了吧。”钟意浓将卷子翻到最后一页。
  
  头顶的风扇还在不知疲倦地转着,眼前的情景却渐渐开始模糊。
  
  “今天是kiss day诶,我们居然在考研教室学习。”
  “乖啦,我在这里亲你不是一样吗?”
  
  钟意浓是在一阵窃窃私语中醒过来的。
  在安静的考研教室里,一点点的说话声也格外清晰。
  是的,高中的时光不过在梦中,而她现在在大学的考研教室。
  至于是谁在说话——能在考研教室里若无其事地谈情说爱、打情骂俏的,除了坐在她面前那对教室公害,也没有别人了。
  
  钟意浓睁开眼,视线落在了坐在她前排的那对男女身上,此时,女生躺在男生的腿上,正拉着他的手往自己小腹上放。
  
  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有时候算不上有多激烈,忍忍也就过去了,可是今天,这两位似乎有些变本加厉。
  
  渐渐地,女生已经不满足于这种简单的触碰,她将手伸进了男生短袖的袖口……
  
  坐在钟意浓旁边的小男生有些腼腆,看到这样的场景已经涨红了脸,低头盯住自己的书本,仿佛下一刻书上就能开出朵花来。
  
  “同学。”钟意浓实在看不下去,拿起笔在桌子上敲了敲。
  
  “什么事?”原本躺在男朋友腿上的女生坐了起来,她看了看钟意浓那张明艳非凡的脸,有些警惕。
  她早知道自己身后坐了个校内闻名的大美人,可是这位美人一向低调,让她以为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然而真正和她对上,她却不得不承认,钟意浓果然美得惊心动魄。特别是那双杏眼媔媔,让她恨不得捂住身边男朋友的眼睛,就怕他们一个对视,男朋友的魂就被勾走了。
  
  “你们东西掉了。”钟意浓的声音不大,可是边上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看向他们这里。
  这对情侣平时在教室里除了喜欢上演十八禁外,最喜欢的是坐在一起吃包子,周围的人都颇有怨言。
  意见提过,然而他们并没有丝毫想要改正的意思。
  
  “什么东西?”女生往地上看了看,明明什么都没有。
  
  钟意浓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气势十足:“节操,你们的节操都碎了一地了。”
  
  不知道是谁先笑了一声,转眼间整个考研教室哄堂大笑,有人觉得不够,还在哄笑声中大喊了一句“不如开房”!
  
  那个女生涨红了脸,可是第一反应却是将自己的脸埋到男朋友的胸口。
  
  钟意浓轻嗤了一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准备去看看周围还有没有考研教室有空座位。虽然希望渺茫,但是能摆脱这位情侣,再渺茫她也想试试。
  
  她正走到门口,口袋里的手机疯狂震动了起来。
  钟意浓一边掏手机,一边开门,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来电,就一头撞进了他人怀里。
  
  入目的黑色西服和宽阔的胸膛无一不彰显着身边人的性别。
  头一次有了“投怀送抱”经历的钟意浓忽地跳出两米远。
  
  “抱歉抱歉。”
  
  “没关系。”男人抬手将钟意浓刚刚打开的门关好,转头看向她,声音里带着丝不知道是戏谑还是宽慰的笑意,“以后小心些。”
  
  骤然对上他的眉眼,钟意浓难得有一瞬间的呆愣。
  “你……”
  眼前的人眉眼晕在微烫的阳光中,宁静舒朗,熟悉得让她心脏狂跳。
  
  “浓浓。”
  她仿佛听见他在叫她。
  
  “什么?”
  钟意浓刚想问他,他们是不是认识,不知道什么时候接通的手机里传出来一阵咆哮声——“浓浓、浓浓、浓浓、钟意浓!你还好吧?出什么事了!卧槽,你说话啊!”
  原来是手机里的人在叫她。
  
  钟意浓朝着还站在考研教室门口的男人点了点头,一边往外走,一边接电话。
  “我没事。”
  
  “没事就好。”电话是她的室友江瑟瑟打来的,听见她说没事,也没有多问,“江瑟瑟牌猫头鹰为您服务,陈安芝女士叫您今天有空的话回家一趟。”
  陈安芝是江瑟瑟的导师,也是钟意浓的母亲。只是她们母女关系不佳,两人之间生疏得很,江瑟瑟就莫名其妙变成了他们之间的调和剂。
  
  “我知道了,谢谢你。”
  钟意浓挂掉电话的时候,正走到楼梯间。她望着休息平台上的那扇落地大窗,灵光一闪,想起了在哪里遇见过那个站在考研教室门口的男人。
  
  那天也是一个大晴天,她从民法课的课堂上溜了出去,遇见了在楼梯间里打电话的他。
  “我说过了不会接那个案子。”
  “不走?放狗赶人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我教你吗?”
  
  是个脾气有点坏的专职律师,可是皮相却是一等一的好,丰神俊朗、秀润天成,只见过一面却能让她觉得熟悉无比。
  也对,一个人长得越好,越不容易被遗忘。
  谁要是敢随便忘了,也要问问将他们生得这么好看的妈妈手中四十米大刀同不同意。
  
  钟意浓走到校门口,准备用Uber打辆车回家。
  她刚拿出手机,突然收到了陈安芝发过来的新消息:“听说最近有些Uber司机不太良善,自己一个人小心一些。”
  母亲总有操不完的心,钟意浓也没有太在意,看完仍旧任性地用Uber叫了辆车。
  
  很快有人接单。
  接单司机用的头像是一张侧颜照。
  面容不是很清晰,但仍可以感觉到是难得一见的英俊。都说长着桃花眼的人天生含笑,可是照片中的人虽然长着一双桃花眼,配着轻抿的薄唇,却生生显得冷峻淡漠。
  钟意浓对着那张照片看了又看,她怎么觉得有点像今天遇到的那个男人?不会这么巧吧?
  ——————————
  《中意你》
  老虎小姐今天撞到了猪先生的怀里。
  猪先生表示,先人智慧无穷,守门待老虎什么的,真是棒呆了!
  只是心跳好像太狂野,不知道她听到了没有。
  

发表